侵权投诉
当前位置:

OFweek电源网

电源整机

正文

废电池回收“困”与“惑”:谁来“终结”最后一公里?

导读: “收集废电池”,这个曾经影响广泛的环保行动,正在陷入尴尬的境地。围绕废电池是否回收,各方争议不断。“有所区分的去进行回收,会让公众无所适从”,多位专家表示,所有废电池都有一定的环境风险,普通公众根本无法知晓手头的废电池,是否为含汞、镉的“危险”电池。

北京市大兴区魏善庄一处废弃的厂房内,存放着王自新多年来收集的300多吨、2000余万节废电池

修表师傅明文友为三年来收集的上万粒废纽扣电池无法处理而发愁。

10月25日,丰台区举行再生资源回收宣传活动,回收了约两公斤废电池。

  “收集废电池”,这个曾经影响广泛的环保行动,正在陷入尴尬的境地。

  10月25日上午,“丰台区2015年垃圾分类与再生资源回收宣传活动”在方庄进行,现场集中回收了约两公斤废电池。很多响应这一环保号召的市民也在疑惑,那些集中回收的废电池都去哪里了?

  记者调查发现,直至目前,北京市仍未建立完整的废电池收集和处理体系,填埋场成为了大量集中回收废电池的最终归宿。就此环保部门曾作出说明:家用电池已达到国家低汞或无汞技术要求,可随日常生活垃圾分散投放,无需集中统一回收。

  通过进一步调查记者了解到,用量庞大、仍会污染环境,或是可以回收利用的纽扣电池、可充电电池、锂离子电池等,也随着“不需要回收”成为生活垃圾。

  围绕废电池是否回收,各方争议不断。“有所区分的去进行回收,会让公众无所适从”,多位专家表示,所有废电池都有一定的环境风险,普通公众根本无法知晓手头的废电池,是否为含汞、镉的“危险”电池。而从资源利用的角度看,即便危险程度不高的电池,也可再生利用,如果仅被作为日常生活垃圾丢弃,无疑是资源浪费。

  “砸”在手里的废电池

  大量废电池存留社区或个人处理,寻找“下家”成难题

  丰台区三环新城超市发超市,不到3平方米的钟表修理柜台,50岁的修表师傅明文友戴着老花镜忙活着,身后的柜子里,“收藏”了他近3年来收集的“宝贝”——上万粒纽扣电池。

  电池的数量还在以每天20至30粒的速度增长,它们来自明文友的顾客们送来的手表、计算器、遥控器等。

  “纽扣电池有污染的,不能随便扔”,明文友清晰记得曾看到的宣传标语:“一粒纽扣电池可污染60万升水,等于一个人一生的饮水量”。

  但眼下让明文友头痛的是,他不知道总重量已达十余公斤的电池送到哪里。3年中,为让这些电池出手,他找过保洁员、环卫工,堵过回收车辆,希望对方能回收处理,但均被拒绝。

  面临同样困境的,还有那些曾经积极开展过废电池回收的社区。

1  2  3  4  下一页>  
声明: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OFweek立场。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,请联系举报。

我来说两句

(共0条评论,0人参与)

请输入评论

请输入评论/评论长度6~500个字

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,请输入验证码继续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

文章纠错
x
*文字标题:
*纠错内容:
联系邮箱:
*验 证 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