侵权投诉
订阅
纠错
加入自媒体

净利润依赖出口退税,盈利能力难“断奶”,野马电池如何驰骋IPO?

2020-08-01 12:01
节点财经
关注

碱性锌锰干电池,即我们常说的一次性电池领域,名头最响的莫过于南孚。“南孚电池,一节更比六节强”、“玩具车用完,遥控还可以接着用”等耳熟能详的广告词背后,是南孚电池垄断性的市场地位和过硬的质量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南孚之外的电池企业,只能在夹缝中寻找自己的生存之道,大部分选择了远走海外,比如野马电池。

7月17日,证监会官网显示,浙江野马电池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野马电池”)提交了招股书,拟于上交所上市,募集资金5.58亿元,主要用于年产6.1亿只碱性锌锰电池扩建及技改项目、研发检测中心及智能制造中心项目、智慧工厂信息化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。

不过,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,虽然整体业绩可圈可点,但营收依赖国际市场,盈利能力不稳定,应收账款高企,拓展国内市场困难重重等问题依然不可忽视。

/ 01 /

营收小幅下滑

应收账款高企

野马电池成立于1996年,主营业务为锌锰电池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产品主要应用于家用电器、电动玩具、智能家居用品、家用医疗健康电子仪器、新型消费电子、无线安防设备、户外电子设备、无线通讯设备、应急照明等各个领域。

据招股书显示,2017-2019年,野马电池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0.78亿元、10.52亿元、9.91亿元,2018年较2017年下降2.41%,2019年较2018年下降5.8%,总体上呈现出小幅下降趋势,或已迈入疲软期。

按产品构成区分,碱性电池为主要收入来源。报告期内,碱性电池营收分别为7.98亿元、7.72亿元、7.78亿元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74.14%、73.49%和78.67%;碳性电池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3.09%、23.46%和 18.28%;其他类产品收入主要系锂锰电池镍氢电池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.77%、3.05%和3.05%。

按销售区域划分,海外市场是野马电池的主战场。2017-2019年境外销售收入分别为9.36亿元、8.97亿元、8.49亿元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86.98%、85.41% 、85.86%。其中,出口到美国的销售收入为2.78亿元、3.03亿元和1.98亿元,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5.80%、28.79%和19.86%。

同期来自国内市场的营业收入只有1.4亿元、1.53亿元、1.398亿元,占比均未超过15%。

数据来源:野马电池股份招股书

众所周知,2018年以来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加码。美国政府先后三次对包含锌锰电池在内的中国商品加征并提高关税,致使不少企业业绩受到影响,野马电池也不例外。其在招股书中表示,“2019年境外销售有所下降,主要系受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,公司对L'Image、Family Dollar、Dollar General 和 Dorcy 等主要面向美国市场的客户的销售下降较为明显。”

未来,对于过于依仗外销可能带来的风险,野马电池坦言,“若中美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,公司的美国客户可能会削减订单、要求公司产品降价或者承担相应的关税,导致公司美国市场出口销售收入和盈利水平下降,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不利的影响。”

另外,公司还面临应收账款高企的风险。报告期各期末,野马电池应收账款率从5.61降至5.26,并进一步降至5.01,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.79亿元、2.21亿元和1.74亿元,占流动资产的比例为36.83%、44.56%、32.46%,虽然趋势有所下降,但整体规模依然庞大。

应收账款给企业带来的风险主要集中在两方面,一方面,应收账款的赊销行为会占用企业资金,降低了资金的周转效率,容易引发资金链风险;另一方面,若后续部分客户信用不佳或财务状况恶化,出现支付困难,将给公司带来应收账款部不能及时收回或无法全部收回的风险,体现在财务报表则是坏账损失大幅增长,进而导致净利润受损。

从野马电池的现金流来看,上述风险已经有所显像。2018年,其经营性现金流较上年下滑5000万元左右,下降4成;截至2018年底,公司货币资金余额5849.19万元,较上年下滑7000万元,下降近6成。2019年,经营性现金流有较大回升,但截至2019年底的货币资金余额只有4823.08万元,同比上年末减少17.54%,并且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增加额2018年、2019年均为负,凸显其融资紧迫性。

/ 02 /

净利润逐年上涨

主要贡献为出口退税

持续盈利能力存疑

营收下滑之外,野马电池的盈利能力也存在些许瑕疵。

据招股书显示,2017-2019年,野马电池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0.54亿元、1.05亿元、1.23亿元,年均复合增长率50.54%,与同期不断下滑的收入形成鲜明反差。

然而,节点财经注意到一个事实,2016年野马电池的净利润曾高达1.34亿元,2017年净利润下滑主要系政府补助减少,营业成本增长较快,以及由于汇兑损益造成的财务费用激增。

也就是说,虽然这些年野马电池奋力追赶,但较于2016年依然存在缺口,公司整体盈利能力提升似乎遇到了瓶颈。

期间,野马电池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8.34%、21.11%和24.63%,完全是一条上升曲线,相比行业均值31.49%、30.83%和21.63%画出的下行走势,其盈利能力表现出显著的背离态势,但公司在招股书中并未能给出合理说明和解释。从招股书给出的数据来看,2019年毛利率超越行业均值或主要受益于营业成本下降、汇兑损益正向影响、增值税征、退税率差异缩小等因素。

数据来源:野马电池股份招股书

抽丝剥茧,在野马电池的净利润构成中,出口退税额着实是“最大功臣”。

报告期内,公司生产的锌锰电池出口销售享受15%、16%、13%的增值税出口退税率,收到的出口退税额分别为10034.97万元、9506.76万元和7448.94 万元,占利润总额的比例为166.54%、76.19%和 51.23%。

1  2  下一页>  
声明: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OFweek立场。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,请联系举报。

发表评论

0条评论,0人参与

请输入评论内容...

请输入评论/评论长度6~500个字

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,请输入验证码继续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

文章纠错
x
*文字标题:
*纠错内容:
联系邮箱:
*验 证 码:

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